王院長與蘇老師-1  

 2006-07-18無子西瓜基金會的創辦人王建煊、蘇法昭伉儷接受聯合報專訪時說:「我們以前要成立「無子西瓜俱樂部」,號召沒小孩的人,還有空巢期的父母,可是我們現在沒空做這事了。」那時王建煊夫婦正為兩岸成千上萬名貧困孩子有機會接受教育和補充營養而奔走。但無論多忙碌,對於無子族群的關心與負擔都一直存留在他們心裡。數年過去,如今他們為籌措基金而賣掉房子、創辦「財團法人台北市無子西瓜社會福利基金會」,為要使其成為無子族群的好兒好女,進而免除他們的憂慮與痛苦。 

「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無子西瓜基金會就是王建煊蘇法昭伉儷對於無子族群「愛的實踐」。

 

 

 

王建煊、蘇法昭 退休金都給「別人」

 

2006-07-18聯合報   記者李祖舜、李莉珩、梁玉芳】

 

從台北政治圈消失的「小鋼砲」、「王聖人」王建煊哪兒去了?他正在捐錢及講道的路上。

出國佈道五個星期回來,王建煊和蘇法昭又忙著「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在高雄照顧獨居老人、為花蓮原住民學童課輔的事,還有大陸的興學。行李備妥,隨時可以出門。兩個人的退休俸都花在別人的需要上了。

當過財政部長的王建煊 ,當年拒收任何禮物,「送禮接機的全是馬屁精。」蘇法昭連送上門的冰淇淋都拒於門外,「對不起,家規甚嚴」;她沒有官夫人的珠寶,有的是四時長旗袍,這是她參加「夫人秀」的「戲服」,上戲只是本分,這戲她永不想再上場。

問:部長有個外號是「王聖人」,在太太眼裡,跟「聖人」生活滋味如何?

蘇法昭(以下簡稱蘇):他差得遠咧。

王建煊(以下簡稱王):我是「剩人」,剩下的人,在大陸叫拉幾(垃圾)。我們家大小事都靠她,到現在,我還是跟她領零用錢的(掏口袋以茲證明)。

蘇:他根本不曉得哪個圖章對哪個存摺,到哪家銀行領。

王:連冰箱裡牛奶哪天過期,我都不知道。她是我的「雞肋」,你們知道意思吧?就是沒有她不行,但是有她也很煩……

蘇:老夫老妻啦,他嫌我討厭,我也嫌他討厭。

問:一般人到這年紀該含飴弄孫了。你們沒小孩,如今想來會遺憾嗎?

蘇:到現在,我還是很愛小孩,聖經裡亞伯拉罕到一百歲才有孩子。但是,如果上帝現在真要給我一個孩子,我會禱告說:主啊,求你不要給我了吧,因為我抱不動啦!

王:有次我坐計程車,司機問我小孩多大了,我說沒小孩,他就一直說「為什麼?為什麼?」我說:生不出來啊。他笑得要命。

蘇:有小孩,很好;沒小孩,也是很好。很多年前,部裡員工爬山,有個太太走到我們旁邊,問有幾個小孩,我們說沒小孩。她好驚訝,馬上大聲喊前頭她的先生:「王次長也沒有小孩,王次長也沒有小孩!」她一定因為沒小孩很受苦。

王:我們的遺憾是別人的幫助。有個不孕症團體找我們去演講,他們說:「我們請別的夫妻,他們都不來。」好像沒小孩是斷子絕孫,很丟臉啊,不要這樣想。

我們以前要成立「無子西瓜俱樂部」,號召沒小孩的人,還有空巢期(小孩長大離家後)的父母,可是我們現在沒空做這事了。

問:你們兩人是成大校友,以前蘇老師還和部長的同班女同學同一宿舍?

王:那時成大才剛由工學院改制,全校男生三、四千人,女生才一百六十多個,很多系才一個女生,是「系寶」(蘇:不是系花,是寶!)。

老師畢業時還是全校第一名。(問:是這樣才追她的嗎?)哎呀,那個時候還挑什麼第一名,追到一個就很好啦。我是畢聯會主席,她是副主席……

蘇:我很不甘願的,我有能力就選我,別說選一個女生出來,保障名額似的。我們是這樣認識。他後來說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因為我們交往之後,我要去教會、去查經班,問他要不要一起去,他都跟。

王:那時是女友至上,她說去教會好,我說太好了;她說去任何地方,我都是「太好了」。到現在,我講過幾百場佈道,有時腦袋裡還是會有信仰的挑戰。比如說,神不是愛我們嗎,怎麼還搞出些渾球領導人來呀?講疑惑也讓很多人得安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子西瓜基金會 的頭像
無子西瓜基金會

無子西瓜基金會

無子西瓜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